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博的博客! 文化点亮风采!

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鳝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

 
 
 

日志

 
 

我国成为世界海域天然气水合物开发成功的第一个国家  

2017-05-20 17:43:10|  分类: G7 中国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央广网北京518日消息(记者郭翔宇 刘飞)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今天(18日),我国宣布在南海神狐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试采成功。这也是世界首次成功实现泥质粉砂型天然气水合物安全可控开采。这种天然气水合物资源量占全球90%以上,其开发难度也很大。这一突破将对促进我国能源安全保障、优化能源结构产生深远影响。

今天上午10时许,国土资源部部长姜大明在位于我国南海神狐海域的蓝鲸I号钻井平台上正式宣布,我国首次天然气水合物试采取得成功。中国地质调查局副总工程师、天然气水合物试采现场总指挥叶建良介绍,“从510日正式出气试点火成功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连续开采了8天,每天的日产超过了1万方以上。最高日产达到了3.5万方,已经达到了我们原来预定的目标。” 

来源:http://news.eastday.com/eastday/13news/auto/news/china/20170518/u7ai6783522.html

我国可燃冰开采技术领跑世界

日均稳定产气超过一万方,以及持续超一周的连续产气时间,这两个指标在之前还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成功实现。而完成这一历史性的飞跃,我国科学家们又是在如何做到的呢?

我国成为世界海域天然气水合物开发成功的第一个国家 - 一博 - 一博的博客! 文化点亮风采!

天然气水合物的试开采一直是一项世界性难题。2013年日本曾尝试进行过海域天然气水合物的试开采工作,虽然成功出气,但六天之后,由于泥沙堵住了钻井通道,试采被迫停止。

李金发说,第一每日试采的取气量要达到一万方以上,第二是连续产气一周。我们所有的指标都超过了预定目标,所以我国是世界海域天然气水合物开发成功的第一个国家。

为此,中共中央、国务院于今天(18日)向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并参加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试采任务的各参研参试单位和全体同志发表了贺电。

贺电称,天然气水合物是资源量丰富的高效清洁能源,是未来全球能源发展的战略制高点。经过近20年不懈努力,我国取得了天然气水合物勘查开发理论、技术、工程、装备的自主创新,实现了历史性突破。这是在以高大讳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落实新发展理念,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发挥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优势,在掌握深海进入、深海探测、深海开发等关键技术方面取得的重大成果,是中国人民勇攀世界科技高峰的又一标志性成就,对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具有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我国成为世界海域天然气水合物开发成功的第一个国家 - 一博 - 一博的博客! 文化点亮风采!

为实现这一目标,我国科学家利用降压法,将海底原本稳定的压力降低,从而打破了天然气水合物储层的成藏条件,之后再将分散在类似海绵空隙中一样的可燃冰聚集,利用我国自主研发的一套水、沙、气分离核心技术最终将天然气取出。

叶建良受访时表示,我们这次运用了地层流体抽取法,从单纯考虑降压变成了关注流体的抽取,通过保证流体的抽取来实现稳定的降压。降压方案充分体现了优越性,也是保证我们这次试采成功一个关键因素,这也是在国际上从理论到技术方法的一个创新。

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副局长 李金发:这一次天然气水合物的试开采成功,我们是优先抢占了领跑和技术高地,实现了我国在天然气水合物开发上的领跑。它将会是继美国引领页岩气革命之后的,由我国引领的天然气水合物革命,将会推动整个世界能源利用格局的改变。

据央视新闻报道,我国南海北部的神狐海域,也是我国正在进行的可燃冰试开采的现场。这个持续不断燃烧的火焰,就是正在从1000多米的水下分解提取出的可燃冰所产生的甲烷气体。这标志着我国首次试开采得到了全面成功。

通过勘查,2016年,在我国海域,已圈定了6个可燃冰成矿远景区,在青南藏北已优选了9个有利区块,据预测,我国可燃冰远景资源量超过1000亿吨油当量,潜力巨大。

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资源评价部负责人邢树文说,可燃冰在我国的海域圈定了一系列的找矿远景区,也预测了资源量。今年我们正在积极进行这方面的试采准备。

南海北部神狐海域的天然气水合物试开采现场距香港约285公里,采气点位于水深1266米海底下200米的海床中。自510日正式出气至今,已累计产出超12万立方米甲烷含量高达99.5%的天然气。实现连续超一周的稳定产气,标志着我国进行的首次天然气水合物试采宣告成功。

中国地质调查局副总工程师、天然气水合物试采现场总指挥叶建良表示,从510日正式出气试点火成功,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连续开采八天了,日产超过一万方以上,最高日产达到了3.5万方,这种连续稳定的出气,达到了我们原来预定的目标。

此次试开采成功,不仅表明我国天然气水合物勘查和开发的核心技术得到验证,也标志着中国在这一领域的综合实力达到世界顶尖水平。

我国成为世界海域天然气水合物开发成功的第一个国家 - 一博 - 一博的博客! 文化点亮风采!

17日,“蓝鲸一号”海上钻井平台可燃冰开采现场。 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供图

可燃冰,即天然气水合物(Natural Gas Hydrate,简称Gas Hydrate),是分布于深海沉积物或陆域的永久冻土中,由天然气与水在高压低温条件下形成的类冰状的结晶物质。因其外观像冰一样而且遇火即可燃烧,所以又被称作可燃冰Combustible ice)或者固体瓦斯气冰。其实是一个固态块状物。天然气水合物在自然界广泛分布在大陆永久冻土、岛屿的斜坡地带、活动和被动大陆边缘的隆起处、极地大陆架以及海洋和一些内陆湖的深水环境。20136月至9月,在广东沿海珠江口盆地东部海域首次钻获高纯度天然气水合物样品,并通过钻探获得可观的控制储量。201421日,南海天然气水合物富集规律与开采基础研究通过验收,建立起中国南海可燃冰基础研究系统理论。20175月,中国首次海域天然气水合物(可燃冰)试采成功。

可燃冰,又称天然气水合物,它是一种甲烷和水分子在低温高压的情况下结合在一起的化合物,因形似冰块却能燃烧而得名,是一种燃烧值高、清洁无污染的新型能源,分布广泛而且储量巨大。1立方米的可燃冰分解后可释放出约0.8立方米的水和164立方米的天然气,能量密度高,资源潜力巨大,估算其资源量相当于全球已探明传统化石燃料碳总量的两倍,科学家们甚至认为它是能够满足人类使用1000年的新能源,是今后替代石油、煤等传统能源的首选。

2010年底,由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完成的《南海北部神狐海域天然气水合物钻探成果报告》通过终审,科考人员在我国南海北部神狐海域钻探目标区内圈定11个可燃冰矿体,显现出良好的资源潜力。海洋六号入列后,再次深入南海北部区域进行新一轮精确调查,调查海域包括琼东南海域、西沙海域、神狐海域和东沙海域等区域,调查的重点是在南海北部前期勘探的基础上圈定重点勘探区域。

试采现场指挥部地质组组长陆敬安说,勘探显示,神狐海域有11个矿体、面积128平方公里,资源储存量1500亿立方米,相当于1.5亿吨石油储量,成功试采意味着这些储量都有望转化成可利用的宝贵能源

神狐海域可燃冰储量还只是我国可燃冰蕴藏量的冰山一角。在西沙海槽,科考人员已初步圈出可燃冰分布面积5242平方公里;在南海其他海域,同样也有天然气水合物存在的必备条件……

此次试采实现了勘查开发理论、技术、工程、装备的完全自主创新

可燃冰储量丰富,但是如果一直只躺在南海海底,则发挥不了其价值。但可燃冰开采难度巨大,迄今鲜有国家尝试。

全球可燃冰研发活跃的国家主要有中国、美国、日本、加拿大、韩国和印度等。其中,美国、加拿大在陆地上进行过试采,但效果不理想。日本于2013年在其南海海槽进行了海上试采,但因出砂等技术问题失败。20174月日本在同一海域进行第二次试采,第一口试采井累计产气3.5万立方米,515日再次因出砂问题而中止产气。

此次试采实现了中国可燃冰勘查开发理论、技术、工程、装备的完全自主创新,在这一领域实现了从跟跑到领跑的跨越。叶建良介绍。

通过这次试采,中国实现了可燃冰全流程试采核心技术的重大突破,形成了国际领先的新型试采工艺。试采现场指挥部办公室副主任谢文卫说。

南海神狐海域的天然气为水合物泥质粉砂型储层类型,该类型资源量在世界上占比超过90%,也是我国主要的储集类型。这是我国也是世界第一次成功实现该类型资源安全可控开采,为可燃冰广泛开发利用提供了技术储备,积累了宝贵经验。谢文卫介绍,我们提出 地层流体抽取试采法 ,有效解决了储层流体控制与可燃冰稳定持续分解难题。我们成功研发了储层改造增产、可燃冰二次生成预防、防砂排砂等开采测试关键技术,其中很多技术都超出了石油工业的防砂极限。

本次试开采是世界上第一次针对粉砂质水合物进行开发试验,为此海洋地质学家们在试采思路、井位选择、工程地质勘查、关键技术和工艺确立、试采平台优选等诸多方面,都具有中国特色,可以称之为中国方案

在试采作业中,大量国产化装备成功投入应用,充分表明中国造已走在世界的前列。

首先,必须要点赞的是试采作业最重要的大国重器”——我国最新研制成功世界最大、钻井深度最深的海上钻井平台蓝鲸一号,这个净重超过43000吨、37层楼高的庞然大物今年2月刚诞生,就从中国烟台起航,于328日抵达神狐海域实施试采。蓝鲸一号是目前全球最先进的双井架半潜式钻井平台,可适用于全球任何深海作业。

其次,大量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工具的成功应用,表明国内石油公司已具有深水工艺及设备研发能力,如完井防砂工艺,已远远超过石油工业的防砂极限;完井与测试系统集成装备,结合可燃冰试采工程开发与科研需求,为我国可燃冰开发研究提供科学数据。

监测结果显示,试采过程安全、友好、可控、环保

试采可燃冰,外界一直有一个疑问,就是会不会对周边海域的环境造成影响。

由于甲烷是比CO2更高效的温室气体,因此可燃冰的环境问题一直是人们关心的一个重要问题。我国进行海域可燃冰试采,同样非常重视环境问题,为此投入人力物力进行了研究。

20116月至20173月,南海水合物环评项目组在南海神狐水合物区先后共组织了10个航次的野外调查工作,对试采区进行了多年系统调查,调查内容包括海底工程地质特征、地质灾害特征、海底环境监测、海洋生物特征、海水溶解甲烷含量、海水物理化学及水文特征、海表大气甲烷含量特征等,基本查明了可燃冰试采区的海洋环境特征,同时,发展了一系列我国自主产权的环境评价技术,为可燃冰试采、开发提供了良好基础。

可燃冰试采的环境问题,主要是试采过程中是否发生不可控的可燃冰分解,导致甲烷泄漏,从而引起海底滑坡等地质灾害,甚至是甲烷泄漏到海洋或者大气中而引起环境问题。针对这些问题,在试采过程中,一方面根据水合物区海底地形地貌特征、工程地质特征、水合物储层特征,通过合理设计井位及降压方案,从工程设计上避免发生甲烷泄漏所引发的环境问题和灾害问题,另一方面通过布设海底地形、气体渗漏等监测设备,构建了海水海底井下一体化环境安全监测体系,实现对温度、压力、甲烷浓度及海底稳定性参数的实时、全过程监测。监测结果显示试采未对周边大气和海洋环境造成影响,整个过程安全、友好、可控、环保。

本次开采试验还为后续研究提出了很多课题。下一步重点是研究如何解决本次试验当中发现的一些问题,并在之后3—5年内开展第二次试采,进一步为商业化开采做好技术准备。


我国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试采成功系列报道之一

这注定是一个值得历史铭记的时刻。

518日上午10时,国土资源部部长、党组书记、国家土地总督察姜大明在南海神狐海域蓝鲸1号钻井平台正式宣布——我国南海神狐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试采成功。

自此,我国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试采实现了连续8天稳定产气,平均日产超过1.6万立方米,累计产气超12万立方米,实现了预定目标。

这意味着我国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试开采取得了历史性突破,抢占了天然气水合物理论和技术的制高点。

对此,国土资源部党组成员、中国地质调查局党组书记、局长钟自然给予高度评价:这次试采成功是我国首次成功实现资源量占全球90%以上、开发难度最大的泥质粉砂型天然气水合物安全可控开采,为实现天然气水合物商业性开发利用提供了技术储备,积累了宝贵经验,打破了我国在能源勘查开发领域长期“跟跑”的局面,取得了理论、技术、工程和装备的完全自主创新,实现了在这一领域由“跟跑”到“领跑”的历史性跨越,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推动绿色发展、建设海洋强国具有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起步较晚,惟有不停地追赶

天然气水合物是由水与气体分子(以甲烷为主)在低温高压及气体浓度大于其溶解度条件下形成的似冰状结晶化合物,主要存在于海底地层中或陆地冻土带内。纯净的天然气水合物外观呈白色,形似冰雪,可以像固体酒精一样直接点燃,因此,被通俗、形象地称为“可燃冰”。

可以说,从1810年英国科学家在实验室首次发现天然气水合物后,人类就没有停止过对它的研究和探索。

我国天然气水合物室内研究及海上和陆地调查方面起步较晚,20世纪90年初才开始关注国外有关的报道和研究成果。

1995年,在中国大洋协会、原地质矿产部和国家科委的支持下,中国地质科学院矿产资源研究所曾先后在南海和太平洋国际海底开展了天然气水合物的调查研究工作,并发现了一系列与天然气水合物有关的地球化学和自生矿物异常标志。

但不可否认的是,当时我国在这一领域已落后很远。1999年,中国地质调查局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在积极跟踪国际天然气水合物研究进展时发现,彼时,美、加、日等国已完成天然气水合物理论研究,甚至已经拿到了天然气水合物的实物样品。反观我国,还处于情报调研、前期研究和室内合成研究阶段。

也是在这一年,广海局在南海北部西沙海域开展了天然气水合物前期调查,发现了存在天然气水合物的重要地震标志——似海底反射面(BSR)。这一重大发现反馈到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后,引起国家高度重视。2002年,以广州海洋局为主,广泛吸收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国家石油公司等参与的国家专项正式实施。

自此,在以往工作几近空白的情况下,每年近百人一次又一次走进南海深水海域,共开展地质、地球物理、地球化学等多学科综合调查航次60多个,发现了大量的天然气水合物赋存的地质、地球物理、地球化学及生物等异常标志,通过综合研究分析,得出了南海北部天然气水合物资源潜力巨大的结论,并圈定出找矿突破有利靶区。

2007年,在中国地质调查局的组织下,广州海洋局联合国内外先进调查勘探力量,在南海北部神狐海域实施了我国首次天然气水合物钻探工程,并成功获取天然气水合物实物样品,发现了矿层厚度大、饱和度高、甲烷含量高的分散型天然气水合物矿藏。

这一重大突破,在我国天然气水合物开发利用征程上,竖起了第一块里程碑。在验证我国调查评价方法技术可行、可靠的同时,也使我国成为继美国、日本、印度之后第四个在海底钻获天然气水合物实物样品的国家。

200811月,我国在青藏高原祁连山脉木里地区永久冻土带钻获了天然气水合物实物样品。这一发现突破了陆域天然气水合物只生存于两极地区永久冻土带(俄、加、美等国的陆域水合物即属于此)的认识,首次在中纬度地区的高海拔冻土带找到了天然气水合物,具有较大的战略及科学研究意义,也为陆域天然气水合物资源的勘查开发与环境研究开启了新的篇章。

2011年,以加快南海北部水合物资源远景区勘查评价、选择重点靶区实施水合物试验性开采为目标的水合物钻探专项启动。围绕这一目标,广州海洋局继续采用开放式研究的路线,在开展分层次多学科综合性勘查评价后,将钻探靶区定在了珠江口盆地东部海域,力图通过钻探工程的实施,为我国水合物试开采准备出一块矿区。

2013年,根据中国地质调查局统一部署,广州海洋局在珠江口盆地东部海域钻获多种类型水合物样品,首次发现超千亿方级矿藏。

好消息不断传来,2015年在珠江口盆地西部海域首次发现大型活动冷泉——“海马冷泉”,并成功采获水合物样品。

2015年在神狐海域,我国再次钻探发现超千亿方级水合物矿藏。钻探区天然气控制资源量超过1500亿立方米。矿藏具有分布广、厚度大、饱和度高的特点,为未来水合物试采提供了重要参考靶区。

科技引领,创新才会有收获

2014114日,在广州举行的南海天然气水合物钻探工程验收会现场,一块刚从液氮瓶中取出的“可燃冰”,吸引了现场所有人的目光。

这块“可燃冰”的出现表明:在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调查、评价和勘查中,我国已经进入“第一集团”,在某些技术上甚至成为领跑者。但从某种程度而言,此时我国天然气水合物整体水平同世界先进水平相比仍处于“并跑”阶段。

天然气水合物勘查与试开采工作,既是世界高度关注的热点,也是当今科学技术的制高点,特别是天然气水合物试开采,可以说是世界主要国家激烈竞争的科技皇冠。世界上很多国家都相继投入巨资进行可燃冰的调查研究和评价工作。如美国、日本、德国、印度、加拿大、韩国等都制定了各自的水合物研究开发计划,正在加紧调查、开发和利用研究, 日本、加拿大等国都在加紧对这种未来能源进行试开采尝试,但都因种种原因未能实现或未达到连续产气的预定目标。

我国政府高度重视天然气水合物资源勘查与开发,先后通过实施“118”和“127”两个国家专项,开展了我国海陆域天然气水合物勘查与试开采工作,积累了海量的调查数据,初步形成了海陆域勘查技术方法体系,不断丰富和完善了海陆域水合物成藏地质理论。特别是在南海北部陆坡,先后实施了多次水合物钻探取芯,获取了多类型的天然气水合物岩芯样品,不断实现水合物勘查工作新突破。

中国地质调查局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是我国开展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资源调查与评价、水合物地质理论研究和勘查技术研发工作的中坚力量,具有厚实的工作基础,并取得了丰硕成果。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为“118”和“127”国家水合物专项的主要承担单位。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初步形成了我国海域天然气水合物综合探测技术体系,并首次建立起我国南海天然气水合物基础研究系统理论,为南海天然气水合物资源调查实现重大突破提供了引领和支撑作用。

青岛海洋地质研究所是隶属于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的海洋地质专业调查研究机构,主要承担国家基础性、公益性的海洋地质调查研究和战略性矿产资源调查研究。为了准备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资源试采,该所与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北京大学、中科院能源所、中石油海洋工程公司等十余家单位和企业,形成了近百人的科研团队,协同作战,深入研究,在世界上首次提出了针对我国海域特点的天然气水合物试采新方法——地层液体抽取法。在防砂、人工举升等方面,形成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同时,通过技术研发与创新,共研制具有自主产权的实验设备和装置10余台套,建立了较为系统的天然气水合物实验测试技术方法体系,首次在国内实验室人工合成水合物,实现不同目的水合物室内模拟实验,获取水合物储层的技术参数;开发了耦合力学过程的水合物开采模拟程序,自主研制了水合物开采技术及过程监测综合实验系统,为天然气水合物资源勘探、开发和理论研究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2016625日,一个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发生——“中国地质调查局天然气水合物工程技术中心”正式挂牌成立。业内人士评价,该中心的成立是我国天然气水合物勘探开发工作的一件大事,它标志着我国天然气水合物勘探开发事业从此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开启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能源革命,领跑长征第一步

当然,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试采是一项创新性的系统工程,绝非易事。

就南海神狐海域而言,这里的天然气水合物储层类型为泥质粉砂型。该类型资源量在世界上占比超过90%,是我国主要的储集类型,具有特低孔隙度、特低渗透率等特点,开采难度最大。同时,试开采工作还面临着“无”成功先例、“无”成熟团队、“无”成熟平台、“无”成熟工艺、施工“难”度大等“四无一难”等多个难题。

选择南海神狐海域开展试开采也绝不是偶然。2016年围绕试采工作,广州海洋局在神狐海域开展钻探站位8个,全部发现水合物。为了进一步论证试采井位,重点针对试采井位开展了测井和取芯,精细评价试采储层结构和物性参数。

试开采万事俱备这一天终于来临。今年328日,南海神狐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试开采正式开钻。

这次试开采的科学目标是实现天然气日产1万立方米以上,持续时间1周以上;获取完整有效科学数据。工程目标则是以实现产气目标为导向,确保试采安全、环保、顺利,同时形成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试采工艺和装备。

510920分,广州海洋局局长、天然气水合物试采指挥部指挥长叶建良宣布:启泵降压,开始试采,并于5101452分正式宣布点火成功。

截至518日上午,中国地质调查局从我国南海神狐海域水深1266米海底以下203~277米的天然气水合物矿藏开采出天然气。经试气点火,已连续产气8天,最高产量3.5万立方米/天,平均日产超1.6万立方米,累计产气超12万立方米,天然气产量稳定,甲烷含量最高达99.5%,实现了预定目标。

 “这些天,夜不能寐,我国能源领域不管是页岩气还是常规油气,我们一直是处于跟跑阶段,这一次天然气水合物的试开采成功,意味着优先抢占了领跑的技术高地,实现了我国在天然气水合物开发上的领跑。它将会是继美国引领页岩气革命之后的,由我国引领的天然气水合物革命,将会推动整个世界能源利用格局的改变。”中国地质调查局副局长李金发在采访中兴奋地说。

记者了解到,此次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试采实现多项重大突破:

实现天然气水合物开发利用重大突破——这是我国首次,也是世界第一次成功实现泥质粉砂型天然气水合物的资源安全可控开采,为天然气水合物广泛开发利用提供了技术储备,积累了宝贵经验,奠定了坚实基础。

实现天然气水合物勘探开发理论重大突破——建立了天然气水合物“两期三型”成矿理论,指导圈定了找矿有利区,精准锁定了试开采目标。创建了天然气水合物成藏系统理论,指导了试采实施方案的科学制订,在这次试采中得到了证实。创立了天然气水合物“三相控制”开采理论,应用于试开采模拟和实施方案制订,确保了试采过程安全可控、产能稳定。

实现天然气水合物全流程试采核心技术重大突破——一是形成了国际领先的新型试采工艺。创新提出“地层流体抽取”试采方法,有效解决了储层流体控制与天然气水合物稳定持续分解难题。二是掌握了钻完井核心技术。研制了新型钻井液,研发特殊的平衡钻井、井口稳定性增强等技术,构建了深水浅层钻完井技术体系。三是成功研发了储层改造增产、天然气水合物二次生成预防、防砂排砂等开采测试关键技术。四是研制了大型试采模拟实验装置等专用装备。

实现试采环境安全防控的重大突破——一是建立了天然气水合物环境影响效应评价技术方法,获得试采前环境本底数据。二是构建大气、海水、海底、井下“四位一体”的立体环境监测网,实现了对温度、压力、甲烷浓度及海底稳定性参数实时监测及安全预警。三是综合评价结果显示,试采未对周边大气和海洋环境造成影响。

 “海域天然气水合物试采成功只是万里长征迈出的第一步,后续任务依然艰巨繁重。”钟自然强调,我们要坚决落实高大讳“向地球深部进军”的决策部署,加快天然气水合物开发利用的进程,为保障能源安全、推进绿色发展、建设海洋强国再立新功。

是的,天然气水合物规模开采的大门还刚刚开启,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

相关链接:天然气水合物

具有能量密度高、资源量巨大、分布范围广、应用前景好等特点,被认为是21世纪最具潜力的接替煤炭、石油和天然气的新型洁净能源之一。

形成可燃冰有3个基本条件:温度、压力和充足的气源。海底的低温和高压对于天然气水合物的形成非常有利。因此,世界上的天然气水合物约有97%分布于海洋中,仅3%分布在陆地冻土带。标准状态下,1体积的天然气水合物大概可以分解为164体积的甲烷气体。

自然界主要存在3种天然气水合物类型,分别为Ⅰ型(气体以甲烷、乙烷等小分子烃为主)、Ⅱ型(气体可以有丙烷、异丁烷等较大分子数的烃类气体分子)和H型(气体分子可以容纳分子数更大的原油分子)。生成何种类型的天然气水合物,主要取决于气体分子的种类、比例和分子大小,纯甲烷只能形成Ⅰ型天然气水合物,而当乙烷及其他高阶碳氢化合物比例较高时可能形成Ⅱ型天然气水合物。自然界中Ⅰ型分布最为广泛,Ⅱ型次之,H型极少。

据估算,全球水合物蕴藏的天然气资源总量约为2.1×1016 m3,相当于全球已探明传统化石燃料碳总量的两倍,具有巨大的能源开发前景。根据现有的勘探估算,全球可燃冰储量巨大。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最新保守估计,全球水合物中的含碳量在1万亿吨~10万亿吨之间,即使取估算区间中间值5万亿吨,也与全球常规化石燃料煤、石油、天然气的含碳量相当,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足够人类使用1000年。

1990年开始,通过近30年的勘探研究,我国天然气水合物研究与勘探已经积累了丰富经验。据保守估计,我国可燃冰的总资源量超过800亿吨油当量,接近于我国常规石油资源量,约是常规天然气资源量的两倍。按当前的消耗水平,可满足我国近200年的能源需求。

2017年05月19日12:22国土资源部网站

来源:http://news.sina.com.cn/o/2017-05-19/doc-ifyfkkmc9751893.shtml

参考消息网520日报道 俄媒称,518日中国宣布了一场新革命——碳氢化合物革命。

据《俄罗斯报》网站518日报道,根据中国国土资源部发布的信息,中国石油专家在全球首次从南海海底开采出“可燃冰”。这种天然气水合物本身不是“革命性的”,其丰富的储量遍布全球。但迄今为止没人下决心开采它。原因很多,包括技术和经济因素。

国土资源部地质调查局副局长李金发表示,能够成功实现这种有益矿物质开采的事实证明,在理论基础和相关技术方面中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这意味着中国在开采“可燃冰”上占据了领先位置。它将会是继美国引领“页岩气革命”之后的,由中国引领的新一轮“天然气水合物革命”,将推动整个世界能源利用格局的改变。

毫无疑问,如果中国确能成功实现工业开发“可燃冰”,那么北京在同美国争夺世界最发达经济体的战役中又多了一张非常重要的王牌。因此中国官员的喜悦之情完全可以理解。

根据塔斯社消息,中国专家是从水深超过1.2千米的海底提取出样品。水下井位于香港东南方向285公里处。据悉,1立方米的该物质等同于160立方米的气态天然气。加100升天然气的汽车能够行驶300公里。如果汽车能够加入“可燃冰”,那么理论上100升“可燃冰”可跑5万公里。显然,该技术完全可能使世界油气价格“崩溃”。

不过,目前这只是未来的计划。未来会有多远?无疑,中国不会将该计划束之高阁。
  评论这张
 
阅读(2043)|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