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博的博客! 文化点亮风采!

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鳝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

 
 
 

日志

 
 

吴敬琏警告:日本衰退是假象  

2016-04-07 21:39:55|  分类: E1 经济频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3月4日举办的中欧合春秋专题活动暨中欧管理论坛上,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宝钢经济学教席教授吴敬琏强调: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简化为“供给侧改革”的说法值得推敲。作出供给侧因素分析的重要意义在于提出了一种不同源于需求侧因素(“三架马车”)的分析,和不同的应对经济增速下降的方略。至于结构性改革(structural reform)的原意,是指市场经济条件下社会经济构架和政府规制框架的改革,即我们所说的经济和政治体制改革,特别是政府职能的改革,不可与“调结构”混为一谈。来源: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6-03-17/doc-ifxqnnkr9377975.shtml

    吴敬琏警告:日本衰退是假象 - 一博 - 一博的博客! 文化点亮风采! 作者简介:现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北京大学教授、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宝钢经济学教席教授。1954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经济系。1983年以来,相继在耶鲁大学、牛津大学、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任客座研究员或客座教授,并先后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实习员、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研究员。曾经担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干事、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方案办公室副主任等。

  曾在1984、1986、1988、1990和1992年五次获得“孙冶方奖”。2005年荣获首届“中国经济学奖杰出贡献奖”。参与创建了中国的比较制度分析学科。提出的改革应当以建立市场经济为目标,应当缩小国有经济范围,发展民营经济,实现多种所有制经济平等竞争、共同发展,以及建立法治的市场经济、实行宪政民主等主张,对中国改革产生了重要影响。


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吴敬琏最近警告说,日本的经济衰退是假象,以机器人为代表的日本高科技产品正在突飞猛进,外界普遍以为“安倍经济学”核心是治理通缩,其实不是,而是在压低日本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藉此培育日本新的实体经济快速发育,他认为日本正卧薪尝胆,准备弯道超车。

而面对这一波全球经济结构调整,吴敬琏认为将是一次重新洗牌,过去30年,中国的开放、日本的产业转移和经济、金融危机,让中国有了跳跃式成长的机会,并全面超车,在传统产业跑赢日本。但未来日美的重新合作,已对中国产生竞争威胁。

日本经验 不适用中国

吴敬琏对当前中国景气低迷感到忧心忡忡,尤其是不少专家都喜欢套用日本的发展经验来评论中国经济,他不讳言地批评,这是牛头不对马嘴的例子,日本有该国发展的轨迹,它的失败经验不见得就会在中国出现。

吴敬琏指出,日本经济沉沦的关键在于是金融,是金融的市场化、自由化摧毁了长期支撑日本实体经济发展的“主办银行制度”,过去日银对企业贷款动辄5年、10年、甚至30年,但金融投机盛行、金融短期化趋势,致银行出现严重周转问题,金融危机蔓延、金融资本脱离实体经济服务,终拖垮日本经济。

金融问题 陆经济关键

吴敬琏也对近来中国常用新名词阐释施政的作法,很不以为然,他强调,换一个新名词并不能解决中国经济的困局。这些新名词根本没新意,只是在告诉我们一堆词儿,于是就有了框架、重构,什么供给侧、需求侧等等。用一堆新名词来解释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性,更有甚者,他们会告诉我们,失败者是怎样做的,我们应当向人家学习。

他语重心长地说,中国经济的关键问题是金融问题,是金融市场越来越远离资本形成的问题。这个问题得不到解决,中国经济难转好。
来源:http://www.zaobao.com/wencui/politic/story20160407-602315

吴敬琏:只会“造词” 中国经济研究水平太肤浅!

毛病!只会“造词”,中国经济研究水平太肤浅

  中国经济中的“整词儿”现象值得注意。什么框架、重构、供给侧、需求侧等等,过一段时间就出现一堆新词儿,但问题还在那摆着。为什么是这样?这与中国经济研究的肤浅密切相关。我注意到,中国经济研究存在两大问题。

  第一,更多地是在“历史经验中找类同”,套用某个国家、某个时期的历史与中国经济比对。于是,把人家的发展结果套用到中国,看作是中国未来也必然出现的趋势。比如,以日本和韩国的历史脉络论证中国经济减速的必然性。

  第二,就是翻阅教科书,从中找到一些名词,并把它当成时髦词儿,然后用它去概述中国经济。

  第一种研究方法很讨厌,它的关键问题是:把别人的失败当成发展历史必然,当成我们未来的发展趋势,这不是大问题吗?最近,一家重要的智囊机构召开研讨会,研究日本20多年的衰落问题。这对我们而言本来应当是教训,但研讨会上有人认为,日本的发展时历史必然,认为我们的发展道路不可能超越日本的命运。我真不明白,国家养这样的专家意义何在。

  我们希望看到的是:人家怎样做、出了怎样的问题,那我们应当如何去做,避免出现同样的问题。换句话说,我们应当研究的是,我们怎样做才能跨越“日本困局”,而不是如何去适应。

  在最近许多论述“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文章当中也经常出现韩国和日本的例子,说这些国家在什么的情况下,什么样的时间点出现了经济高增长的拐点,而我们在同样的时间点上也必然出现这样的问题。

  看了这样的论述感到很难过。为什么它们的昨天一定是我们的今天?为什么它们的今天一定会是我们的未来?那我们的未来还有希望吗?这样的比对能带给我们什么帮助吗?

  第二种研究方法就是“整词儿”。为什么“整词儿”?因为要“显得深奥”。用大家或领导过去没有听说过的“词儿”以表现自己的研究深刻的、学问是渊博的,但“整完词儿”就有解决方案吗?

  没新的,只是再告诉我们一堆词儿,于是就有了什么框架、重构,什么供给侧、需求侧等等。用一堆“新词儿”解释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性,更有甚者,他们会告诉我们,失败者是怎样做的,我们应当向人家学习。

  不是吗?我们现在的做法不就是在沿着日本失败的道路前行?看不到金融资本主义道路对日本经济的摧残,看不到金融短期化、投机化对日本实体经济的危害,而所有人给出的方案都是“加杠杆”,那杠杆不是越去越高?这不是中国经济的现实吗?

  我看到的事实是,金融的市场化、自由化摧毁了长期支撑日本实体经济发展的“主办银行制度”。当年,主办银行对企业的贷款动辄5年、10年,甚至30年,企业依据这样的资本期限所安排实业发展规划,在金融市场化、自由化过程中泡汤了。

  因为,金融投机盛行、金融短期化趋势使得主办银行的资金周转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尤其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发生了严重的流动性危机。

  企业已经把长期贷款使用出去了,不可能归还银行;银行的存贷款期限错配越来越严重,结果是资金链断裂。加上企业间交叉持股,所以危机蔓延和传导得十分剧烈。最终拖垮了日本经济,而且一蹶不振。

  所以我认为,摧毁日本经济的关键问题是金融,是金融市场化、自由化过程中,至高无上的金融资本脱离了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重心的必然结果。在中国,有多人愿意承认这样的逻辑?

  很少。为什么不承认?因为他们所受的教育和读过的课本没有这样的理论。这就是中国经济研究的悲哀——理论到了无视现实的程度。

  现在,日本开始实行“安倍经济学”。“安倍经济学”的核心是治理通缩,但有人把这个问题集中到物价上,这也太表面化、书本化了吧。我认为,“安倍经济学”的核心是压低日本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向市场输送长期流动性,让金融市场更加有利于资本的形成,并借以培育日本新的实体经济快速发育。

  这当然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所以许多人仅仅依据一两年的GDPCPI数据就说“安倍经济学”失败,这实在太小儿科了,真有点“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的感觉。

  一位刚从日本考察回来的朋友告诉我:日本经济衰退是假象。原因是,以机器人(63.50 -0.47%,买入)为代表的日本高科技产品正在突飞猛进。所以我认为,日本卧薪尝胆,正在准备弯道超车。

  过去30年,中国的开放、日本的产业转移和经济、金融危机,使中国获得了巨大的发展机会,在日本传统优势产业,中国几乎全面超越了日本。但未来哪?全球经济结构调整过程实际是一次重新洗牌的过程,日美重新合作,给中国搅局实际都有为自己赢得时间的韵味。

  所以,中国经济的关键问题还是金融问题,还是中国金融市场越来越远离资本形成的问题。这个问题不能得到解决,中国经济向好存疑。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