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博的博客! 文化点亮风采!

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鳝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

 
 
 

日志

 
 

麦金德和他的《历史的地理枢纽》  

2016-01-03 01:50:23|  分类: 地理频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麦金德的《历史的地理枢纽》 - 一博 - 一博的博客! 文化点亮风采!

在地缘政治学说中,麦金德的“陆心”说具有重要地位。麦金德是英国第一个设有地理系的牛津大学地理系的系主任与地理教授,后来,他还担任过著名的伦敦经济学院院长,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会长。此外,他还是英国国会议员、英国枢密院顾问兼帝国经济委员会主席、英外交部的英驻南、俄高级专员。可见,他是一位学者兼政治活动家。

在十九世纪向二十世纪转变时代,英国在世界上的政治、经济地位、特别是地缘政治的战略地位发生重大变化。在经济上,十九世纪时期,英国由于工业革命、工业生产的大发展,成为“世界的工厂”,其工业产品的产量在世界居于垄断地位。而当时,西班牙、葡萄牙及荷兰老牌帝国主义已经衰落,英帝国在世界居于无可争议的地位。为此,英国对外实行的自由贸易政策。到十九世纪的后期,工业革命扩散到西欧、中欧,甚至东欧和北美,法国、德国和美国等国家工业生产急剧上升,出口量大增,成为英国的竞争对手、英的自由贸易政策难以为继。

为了稳住海外市尝英国不得不大力发展殖民地,这样就可以保证英国在该地出售商品、资本输出、原料获取上的控制和垄断。由此,就引起英国在亚洲、非洲与法、德、俄、日在美洲与美国的竞争与冲突。在这场竞争与冲突中,对英国来说,可以说有个共同特点,就是海洋国家与陆地国家,英国与俄国在亚洲的竞争、英国与法国与我国的竞争虽在亚、非的殖民地的彼此接触带,但本质上,还是反映了英伦三岛与欧陆法、德的矛盾。在争夺殖民地的战争中,英国与南非布尔的战争是十分艰苦。这些情况标志过去认为海洋霸权是无敌的遇到了挑战,反映了陆权大国的兴起。

在这种现实巨大变化影响下,麦金德以独特的历史眼光、深刻的宏观空间概念提出了具有时代意义的新的地缘政治说——“陆心说”。在1904年,麦金德在地理学会上宣读了他的《历史的地理枢纽》一文。

在该论文中麦氏根据地缘政治特点把世界划分为“枢纽地区”、内新月形地区、外新月形地区。枢纽地区是位于欧亚大陆的中部,那里地势平坦、气候不是干旱就是寒冷、南部为草原和荒漠、北部为泰加林和沼泽,属内陆水系和北冰洋水系,东西和南面为山岭、高原、盆地所阻,西面与东欧平原相联。

内新月形地区是围绕枢纽地区的环形地带。其东面是东亚佛教领域,南面是南亚的婆罗门教领域,西南是西南亚与北非的伊斯兰教领域,西面是欧陆的基督教领域。该地区的外缘是与太平洋、印度洋和大西洋相接触的海岸。外新月形地区则是其余的世界,其中包括有欧亚大陆以外岛屿,如英国和日本;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整个南、北美洲和大洋洲。

根据历史,麦氏指出,在枢纽地区的游牧民族,从早期的匈奴人、阿尔瓦人、保加利亚人、马扎尔人、蒙古人,一批批的从这里经乌拉尔山与里海间隘口和南俄草原,不是借喀尔巴阡山北面的东欧平原,就是借喀尔巴阡南面的多瑙河河谷进入欧洲腹地。蒙古人向西进军,在俄罗斯南部建有金帐汗国、在西南亚建有伊勒尔汗国。正是草原民族利用马和骆驼的机动性优势入侵欧洲,才形成欧洲各伟大民族的历史,所以,麦氏称欧洲的文明是反对亚洲长期斗争的结果,应把欧洲的历史看作隶属亚洲的历史。

接着,麦氏称,在哥伦布发现大陆后,西方利用海上航行的机动突破欧洲范围走向世界。他们利用舰队建立制海权,在内新月形地区和外新月形地区建立大片殖民地。在陆上,俄罗斯人利用哥萨克人越过乌拉尔山,通过西伯利亚,直达太平洋岸边,接着又进入中亚。海上与陆上的配合抵消了原来枢纽地区游牧民族的战略优势。

麦氏认为,今天,由于蒸气机的发明、铁路修建,改变了陆上强国的作用,它代替了马和驼驼过去的机动性,恢复了对周边地区的压力,出现了世界政治上的枢纽地区。针对这一情况,麦氏得出的结论是:“枢纽国家向欧亚大陆边缘地区的扩张,使力量对比转过来对它有利,这将使它能够利用巨大的大陆资源来建立舰队,那时这个世界帝国也就在望了。如果德国与俄国结盟,这种情况就可能发生”。面对这一可能出现的形势,为维持英国的世界地位和海军优势,麦氏为英国提出的对策是:“这样一种事态的威胁,必须将法国与海上强国(即英国)联盟,于是法国、意大利、埃及、印度和朝鲜就会成桥头堡,外部的海军可从这些桥头堡支持来迫使枢纽联盟也部署陆上部队,从而阻止他们集中全力去建立舰队。”“为了海上国家利益,要和充当陆上桥头堡的法国联合起来,并要力促使德国放弃参与枢纽地区政策的任何企图。”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麦氏看到在德军与俄军的交战中,德军进攻到俄国的波罗的海东岸、乌克兰、亚速海一线。尽管德国在战争中已经失败,但普鲁士传统力量仍存在,俄国经过革命,德俄两国力量肯定会恢复,他们会一起或单独对海上诸国再次构成威胁。为此,他于1919年巴黎和会之时,发表其《民主的理想与实现》一文。在文中他用“陆心地带”代替“枢纽地区”,并且看到东欧的地缘政治上的重要作用,把他的世界地缘政治上“陆心说”归纳为三句名言:

谁控制了东欧,谁就统治了“陆心地带”;

谁控制了“陆心地带”,谁就统治了世界岛;

谁控制了世界岛,谁就统治了世界。

世界岛是欧、亚、非三大陆,由于其相连成一体,故称为世界岛。东欧是一个多民族地区,长期处于中欧大国和俄罗斯影响下。巴黎和会根据民族原则分别成立了新国家,使其成为阻止两边国家实现其地缘政治趋势的关键。

在第二次大战中,东欧并未能发挥其阻止作用,德国的失败、苏联的胜利,苏联不仅控制了东欧,甚至驻军于东德,其形势,按麦氏的陆心说来看,是极其优越。但是,冷战形势下的美苏对立了将近半个世纪,结果以苏联解体而使冷战时期的两极对立格局结束。看来,地缘政治的地理条件毫无问题是世界政局中的重要条件,它还受其他条件所制约,否则,地理条件就会成为环境决定论的宿命哲学。

麦金德的“陆心说”在地缘政治学的理论方面是一项进展。首先,他打破长期海权思想,把陆权思想提高到全球战略的高度。这一点在两次大战中,都可以看到陆权的重要性。其次,他是从全球宏观角度来观察地理条件的特点,先是注意枢纽地区,然后推向内新月形地区、外新形地区,同时注意其相互在全球战略上的关系与联系。第三,是从过去历史的背景上,抓着枢纽地区与外国地区的关系。这种大的历史观是与全球宏观的地理观相结合形成的时空全球战略。这种地缘政治上的全球时空思想是麦金德的伟大贡献。第四,草原民族在历史上的优越地位在于其机动性,麦氏注意到当时铁路出现会给枢纽地区带来新的机动性。这反映到他对技术的发展与变化会给地缘政治带来的影响。

另外,我们还应看到麦氏的分析、结论与对策都是围绕大英帝国的衰落形势下,为挽救其失落趋势,大声疾呼要英国注意德、俄两国的发展对英国的致命威胁。因此,可以说,该学说是有鲜明的时代性。正是麦氏的这一地缘政治思想产生于世纪之交的那个时代,其三句名言中也反映了当时地理环境决定论流行思想的烙印。

麦金德的《历史的地理枢纽》 - 一博 - 一博的博客! 文化点亮风采!

《历史的地理枢纽》是英国近代地理学鼻祖哈麦金德于 1904 1 月份在英国皇家地理学会宣读,则影响到世界政治。八十年代初,一个美国人把此文与达尔文的《物种起源》、马尔萨斯的《人口论》、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潘恩的《常识》等十五种书并列,称为“十六本改变世界”的“巨著”。

《历史的地理枢纽》这篇论文所以能影响世界政治,被人们作出这种或那种评价,是因为麦金德在文章中提出了“心脏地带”的论点。他是第一个以全球战略观念来分析世界政治力量的人。他的观点得到德国纳粹地理学家豪斯霍费尔的赞赏,成为德国地缘政治学的思想来源之一。麦金德后来为自己辩解说:在他宣读这篇论文的时候,“远远在有任何纳粹政党问题之前”。但是,我们知道,思想的传播是不受时间和空间的约束的。

这篇论文是地理学史上争论很多的文章之一。对于这一点,我们认为联系麦金德宣读这篇论文时的历史背景来进行分析是很有必要的。当时,大英帝国正处于积极向外扩张、殖民的势头上,麦金德的这篇论文无疑从英国争霸世界的考虑出发,因而,在论文宣读以后进行讨论时,有人为“会议室里”“一部分座位并没有内阁成员在座”而“感到遗憾”。

如何看待地理环境与人类的关系是地理学中的重大问题,麦金德在这两篇论文中,显然强调了地理环境的支配作用。 这两篇论文都是西方地理学的名作,它们有很多偏见,但是集中了一个时代、一个阶级的思想,成为一种思潮的代表,值得我们去涉猎,去剖析,去研究,因而,我们特把全文译出。

麦金德的《历史的地理枢纽》 - 一博 - 一博的博客! 文化点亮风采!

从地缘政治层面出发,英国地理学家、地缘政治学家麦金德早在20世纪初就指出铁路建设在亚欧大陆的重要作用。他认为:“横贯(欧亚)大陆的铁路改变了陆上强国的状况,铁路在任何地方都没有像在闭塞的欧亚心脏地带……发挥的这种效果。铁路在草原上创造了更加伟大的奇迹,使俄国奠定了自己在欧亚大陆的战略中心地位。”他同时还准确地预测,到20世纪末,“整个亚洲将会布满了铁路,……一个多少有些分隔的广阔的经济世界将在(俄罗斯和蒙古)那里发展起来”。中国处于麦金德所言的“世界岛”(枢纽地区)和边缘地区(内新月形地区),而沿边地区大多是“世界岛”的中心区域,地缘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见图1)。铁路的发展有可能使亚欧大陆成为一个具有真正实力的统一整体(国家或国家联盟)。

1麦金德“地理枢纽”理论构想

资料来源:[] 哈·麦金德,林尔蔚、陈江译:《历史的地理枢纽》,商务印书馆1985年版,第61页。

就目前而言,对于亚欧大陆来说,欧盟形成一极是必要的和可能的。俄罗斯在欧洲可以与欧盟结盟,在亚洲可以与中国发展战略伙伴关系。俄罗斯没有必要也绝对不会放弃自己在亚欧大陆处于枢纽地区(心脏地带)的地位。随着现代高速铁路和高速公路的联网,亚欧大陆尤其是心脏地带的战略地位将进一步提高。

在这样的形势下,亚欧大陆要建设高速铁路网,修建通往中亚、西亚、西欧和东南亚等地的高速铁路,将来甚至延长到北非。如果整个亚、欧、非三块大陆的高速铁路全部采用中国标准和技术,而且直接采购中国企业生产的高速铁路机车和系统,这其中不仅意味着巨大的商机,更对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具有重要意义。

此外,亚欧高速铁路的建设及其与欧洲高速铁路网的整合,更加便捷装配线与东欧、西欧及中西亚国家开展经贸交往,确保中国经济安全。

来源:中国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网  http://euroasia.cass.cn/news/730197.htm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