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博的博客! 文化点亮风采!

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鳝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

 
 
 

日志

 
 

冯其庸:吾道长悠悠!  

2014-09-24 00:06:12|  分类: A8 文化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冯其庸:吾道长悠悠! - 一博 - 一博的博客! 文化点亮风采!

核心提示:冯其庸先生素来以研究红楼扬名于外,然而其在戏剧、考古、书画、诗词、摄影等领域的建树皆被红楼之名所掩。

近年来他在其他领域方面的才华才逐渐飞入寻常百姓家。

自从荣膺中国国学院院长以来,关于他的新闻与旧闻,流言和赞誉一直不断。

2006年,他和范敬宜等人被推举为中华十大财智人物。

2006年,他追寻玄奘遗迹,以82岁高龄重新续写了十上新疆的传奇经历。

记者面前的他虽然博古通今,镕铸今古,然而却没有旧文人的迂,处处流露出学者的痴,胆识、机敏和气魄。他是一个有情、有泪、有坎坷、有儒雅、有细腻、有霸气的一个性情中人,他从一个穷孩子一步一步地走到现在,以自己的天份和勤奋缝补着恢复着断裂的中国传统文化的血脉。

冯其庸:红楼梦外一大家

京郊芳草堂,每个二层楼,都配上一个小院。汪汪的狗叫声,打破了清晨这里的宁静,破除了车水马龙的繁华和虚空,让生活在都市里的人重新回到了昔时的田园之乐。院落的大门轻轻地开了,一位身材胖胖的老人缓缓走来。这条皮毛乌黑发亮的大狼狗,看见生人进来,便欲挣脱锁链窜着扑过来。

“呵,你怎么这么早来了。”这位身着中山装,满头银霜的老人就是冯其庸先生。他一边给记者打招呼,一边喝斥着这条激动不已的大狼狗。由于穿着棉衣,原本体胖的身体显得有些臃肿。他艰难地弯下腰抱着挡在门口的大狼狗,让记者安全地进屋去。(这个场景至今让记者难以忘怀。)

坐拥书城在记者的脑海里一直是一种图书馆中概念,如果不亲身经历,是很难体会这个感觉的意思的。到冯其庸先生的书房才体会到这种以书为壁的庄严气氛。“这个书房是我研究戏剧的”,“这个是我研究明清史的”,“这个是我收藏古董和画室。”顺着冯先生的讲解,记者走遍了一层的三个书房。这些书架都快挨着天花板了。书架上摆设的瓦当、瓷片等摆设足以让人走进遥远的历史。跟随着冯老,漫步到了楼上。楼上也是三个大书房,分别收藏着文学作品、西部和敦煌文献,和红学类的书。记者就这样走遍了冯先生的六个书房,那些精装本,那些线装书带给人的却是种重压。记者想或许正是他掌握了这么多的一手资料,才能够写出20余部血酿的专著。

参观完他的六个书房,记者和他来到了一楼西的一个客厅里,开始了记者的采访。墙壁上“瓜饭楼”书斋的牌匾象在诉说着他幼时秋荒断粮,以南瓜养命的往事。

 “你录音了吗?”显然他很重视这次交谈。

仇恨的泪珠滚下来

在交谈中,记者偶然间提起,记者正在写《杨靖宇传》的事情,并向他出示了记者从杨靖宇将军后人手中复制出的部分珍贵的图片。他仔细地翻看着每张图片,并说哪张见过,哪张没有,当看到一张被日本鬼子割下的将军人头的照片时,将军鼻子上的冻伤,历历可辨。他的眼睛湿润了。“这个英雄值得写。”他语气坚定地对记者说。记者向他讲述了多年收集资料的经历,并拿出在北京《法制文萃报》上连载的我写的杨靖宇将军的文章,告诉他杨靖宇将军后人的生活状况,一家三代,一门忠烈。先生的泪陡然下来。“我的姑妈被日本人砍成了四块。”讲起往事,先生的泪水再也止不住。

在冯其庸先生上学到小学五年级时,抗日战争就爆发了。在这列强入侵的年月,他原本困窘的家生活更艰难了,两个哥哥因为日寇的入侵,而失业在家更增加了家里的负担。一家人生活在饥饿之中,操持家务的母亲因为缸里没米下锅,常常半夜痛哭。秋东时期以南瓜度日,他后来之所以用“瓜饭楼”作为书斋的名字,就是为了记住祖母、母亲、大嫂对着空锅哭泣的这段苦难的日子。日本鬼子的肆无忌惮的扫荡、清乡、杀人,给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带来了让他一生都不能忘记的灾难。

“我的姐姐素琴,从小就一直领着我、爱护我教导我的,她有心脏病,可家中无钱可医,就是日本鬼子来扫荡时受了惊骇,心脏病发作而去世了。我的堂房姑妈因为日本鬼子强暴她的女儿,她拿起粪勺当头猛击日本鬼子头部。鬼子以为游击队来了,就逃跑了。她的女儿是得救了,她却被重来的大队鬼子开膛破肚,砍成四块,壮烈牺牲了!我的三舅父是小学教师,是当地有名的书法家,日本鬼子把他吊起来毒打,要他说出游击队的行踪,他就是不说,被活活地打死了。不久,我的老祖母得癌症去世了,我的亲伯母又得疯病去世了,我的家真正地破碎了,我天天面对着母亲的哭泣,自己无法安慰她,我们的生活真的在水深火热之中。” 冯先生伤心地讲起往事。

伯乐慧眼识英才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冯其庸又何尝不是这不常有的伯乐?人人都知道的帝王作家二月河这匹卧槽的黑马,防不胜防地冲向文坛。就是冯其庸先生的慧眼识出来的。其实就在记者采访冯先生的时候,先一天二月河刚刚从他这里离开。

讲起二月河,冯先生至今依然清晰地记得,当年他到河南新野考察庾信故里时候,住在宾馆里,二月河拿着正在写的书稿见他的情景。他说,当时二月河为了写这落霞三部曲,头上的头发都掉光了。在2002年12月,二月河在马来西亚讲学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没有冯先生就没有我今天。他只所以去马来西亚《二月河——三月天》的文学讲座。就是因为是冯先生邀请他去的。在他的心里一直称冯其庸为恩师,是冯其庸让他在创作上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这一点让二月河终生难忘。

在20多年前,二月河尚未成名时,写了一篇《史湘云是禄蛊吗?》的万余字的红学论文并附有一封长信,冒昧寄给了冯其庸先生,由于冯其庸的推荐这篇论文后来在《红楼学刊》上发表了。在1982年上海举行的红学会议上,冯其庸和其他学者谈到,当前历史小说还没有人写康熙时,二月河当时动了写这个皇帝的念想,后来得到冯其庸的支持。如果把二月河的成功完全归到冯其庸身上,也是不科学的。但是如果没有冯其庸的慧眼,二月河不可能会成功的那么快,这是肯定的。因为二月河学得苦啊!他是个痴人和狂人。

罗英和丁力是冯其庸发现的又两位英才,他从拿出一本书说:“你应该到宁夏写写这两个人,他们弟兄俩冒着生命写岳飞,写了四十年。我是流着眼泪读完他们这本书的。”记者接过书看到,这是由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的一部长篇历史小说《岳飞》。

他告诉记者,在上世纪50年代后期,罗英(本名管维仪1924年生)和丁力(本名管维徵1926年生)两位把他们创作的电影剧本《岳飞》寄给了冯其庸,要冯给他提意见。冯其庸看完后,就和这两个人见了一面,他说从你们的文笔和掌握的史料来看,最好写成小说。当时冯其庸只是从作品谈了他的看法,这两人竟然决定写成小说,而且把工作调到贺兰山下的银川工作,熟悉岳飞当年抗金的历史生活。从此他们一别四十多年,四十多年风云变幻,冯其庸和他们音信隔绝,罗英在“文革”中被判了20年徒刑,坐了六年牢,丁力被关了8年,直到四人帮垮台后,才平凡昭雪。在浩劫中,罗英的夫人去世,亲友受到牵连。全部手稿和多年积累的资料荡然无存,他们二人从监狱出来后,两手空空,拿起笔来重新写起了岳飞。二十多年后,这部沉甸甸四十多万字的稿子(第一卷),又摆上了冯其庸先生的案头。冯其庸读他们的稿子,有时激动,有时流泪,他认为只有读金庸和二月河的小说时才有这种感觉。于是慨然为此书作序。

大师门下无弱材

冯其庸出生在1924年的农历12月29日,除夕前的一天。2007年恰好是他的本命年。他的曾祖父虽然是国学生,但一辈子没有出仕。他也没有见到过祖父,到父亲这一代时候父亲因吸鸦片,荡尽了家产。虽然家庭孤寒难耐,然而他却从小喜欢读书,喜欢书画。上到5年级时抗日战争爆发,他便失学在家。开始了自学的读书生涯。40年起又读了三年初中,就这样半工半读,他却阅读了大量的书籍。他初中毕业后到无锡城里的省立无锡工业学校就读,尽管他的数理化很差,让他感觉很没有信心。但是他的作文、书画却时常受到老师的表扬。教国文的张潮象先生,这位有“雪颠”词客之称的先生,对冯其庸写的第一首诗大加鼓励,称赞其诗“清快,有诗才”。正是受张潮象和另一位老师顾钦伯先生的熏陶和鼓励,他喜欢上了诗词。1946年他考上了无锡国专,这是一所大师云集的学校,校长唐文治以几近双目失明之身创立了这所以读经为主的学校。这位清末进士主张恢复读经的人,把“正人心,救民命”定为学校的宗旨。王蘧常、钱仲联等大师级的学者学习诗词和书画。王蘧常被誉为中国的章草巨擘。钱仲联被称为吟坛的北斗。上世纪50年代

冯其庸32岁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受到郭沫若、唐兰、俞平伯、张伯驹等人的亲授。在戏剧方面他结识了周信芳、马连良、叶盛兰、袁世海、俞振飞等大家。正是在这些大师的熏陶下,长出了他这个大家。冯其庸不论在戏剧、考古、书画、诗词、摄影、红学等领域都有建树。在诗词方面他的诗歌,大气豪放。他的绘画大笔通灵,呈霸悍气。他挥毫落纸的书法真性天趣散发着缕缕书卷气。虽师法古人,而又自出手眼。如今先生在文学、书画等方面的研究已经布诸于海内外,在去年他的书画展发布上,当别人称其国学大师时,他畅言:“和我的老师同辈相比,我是不敢称国学大师的,要是把大师理解为大学老师,自己倒很相符。

不具一格论人才

对冯其庸先生的争论,从曹雪芹家世的丰润说和辽阳说之争,到说刘心武乱谈。冯先生说:“曹雪琴祖籍辽阳,家传所载,宗谱所记,文献可考,碑石所证,虽万世而不可移也。”自从冯其庸荣膺中国国学院院长以来,关于他的新闻与旧闻,流言和赞誉一直不断,而这些多散诸于网络。有人说他:“从极左年代的棍子,到今天的学阀。”记者在网络上看到著名杂文家王予民先生写的《冯其庸慎言洪广思》文章,文中说冯其庸是洪广思这个御用写作班子里的笔杆子。“但愿他能正视历史,厚待学术。做一个仰不愧天,俯不愧地的国学家。” 姑且不论此文是否言之有据,是否属实。余生也晚,但记者认为,在那个亲友背叛,父子反仇,朋友倒戈,相互揭发的年代。今人再也不能拿特殊时代的特殊事情论事了。

其实每个大师也好,权威也好,在一生中都会有不得当之处。在当今考古家不愿意到田野考古,画家不愿意外出写生,演员不愿意到基层体验生活的浮躁年代,一位八旬的老人却十上新疆,“横绝流沙越大漠”进行学术研究。“一息尚存就要在学术道路上继续前行!”掩卷、太息、闭目、回神。这种精神不能不让人敬佩。

记者面前的他虽然博古通今,镕铸今古,然而却没有旧文人的迂,处处流露出学者的痴,胆识、机敏和气魄。他是一个有情、有泪、有坎坷、有儒雅、有细腻、有霸气的一个性情中人,他从一个穷孩子一步一步地走到现在,以自己的天份和勤奋缝补着恢复着断裂的中国传统文化的血脉。

如今冯其庸先生已经83岁高龄了。“大哉乾坤内,吾道长悠悠!”“

     本报记者:张鹏/文图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3e27cf3501000bsv.html


 冯其庸,名迟,字其庸,号宽堂。1924年2月生,江苏无锡县前洲镇人。1948年毕业于无锡国专。 1949年5月在苏南行署工作。1950年任教于无锡市第一女中。1954年调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历任讲师、副教授、教授等职。1980年、1981-1982年,两度赴美在斯坦福、哈佛、耶鲁、柏克莱等大学讲学。获富布赖特基金会荣誉学术证状。 1984年12月由国务院、外交部、文化部派往前苏联鉴定列宁格勒藏本《石头记》,达成两国联合出书协议。后又历访新加坡、马来西亚、韩国作学术讲演,均获高度评价。1986年调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1996年应邀访问德国、法国,并在柏林和巴黎考察两国所藏敦煌、吐鲁番文献。1998年5月25日至5月30日,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冯其庸书画展”。 1998年8月,冯其庸以76岁的高龄,第二次上帕米尔高原,于海拔4700米的明铁盖山口,发现玄奘取经回国的山口古道,此古道为玄奘回国以后1355年来的第一次发现。冯其庸的这一发现,轰动了中外学术界。同年10月4日至酒泉金塔县访汉代雄关肩水金关、地湾城。10月5日(旧历中秋节)至内蒙额济纳旗访古居延海、西夏黑水城、汉甲渠候官遗址,对以上各处都作了详细的调查。冯其庸以研究《红楼梦》著名于世。著有《曹雪芹家世新考》、《论庚辰本》、《梦边集》、《漱石集》、《秋风集》等专著二十余种,并主编《红楼梦》新校注本、《红楼梦大词典》、《中华艺术百科大辞典》等书。他还在研究中国文化史、古代文学史、戏曲史、艺术史等方面做出了成就。近十多年,着重研究中国大西部的历史文化艺术,著有考证丝绸之路和玄奘取经之路的大型摄影图册《瀚海劫尘》,获得学术界的高度评价。冯其庸还擅于书法和绘画,书法宗二王,画宗青藤白石。所作书画为国内外所推重,被誉为真正的文人画。冯其庸现为: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中国汉画学会会长、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戏曲学会副会长、《红楼梦学刊》主编、敦煌吐鲁番学会顾问。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