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博的博客! 文化点亮风采!

蟹六跪而二螯,非蛇鳝之穴无可寄托者,用心躁也。

 
 
 

日志

 
 

澎湃着中华的声音  

2014-07-29 21:09:37|  分类: G2 中国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澎湃着中华的声音 - 一博 - 一博的博客! 文化点亮风采!

东方早报新媒体项目澎湃新闻已低调上线时间:2014-06-10 17:22 编辑:邓西江 

东方早报的新媒体项目“澎湃”即将浮出水面,据记者站网独家获悉,澎湃全称为“澎湃新闻”他们的口号是“专注时政与思想的互联网平台”。澎湃会有网页、WapAPP客户端等一系列新媒体平台,目前澎湃新闻网站已经低调上线,不过东方早报新媒体项目负责人王国培否认了上线的说法,目前还处在测试阶段,只做了域名切换。但是要上线“还要一阵子”。但细心的用户会发现,通过百度搜索澎湃新闻便能打开网页。

目前外界知道更多的是澎湃有若干个微信公众号,就这一说法记者站网与东早内部高管求证时表示,“公众号与澎湃关系并不大,澎湃会有网页、WapAPP客户端等”。

对于澎湃新闻网站,在制作及技术上还不完全的成熟,体验上感觉相对有一些拥挤或说是臃肿感,随处可见的广告横幅也是让人不爽。当然也有新奇特色,例如上图的关键字,鼠标点击上面的关键字便会弹出相对于的内容。整体还是达不到此前预期的高大上。

澎湃新闻官方微博在今年3月份发布的一条微博也是至今为止唯一的一条微博,【澎湃摄影师:鲁海涛 北京时间31118:00】这里是越南富国岛,离马航MH370失联点最近的岛屿之一。我偶然遇到一个捡贝壳的当地小孩。当他转过身去时,我惊呆了。

据悉,澎湃新闻在人员配备上也是非常强大,未来这个项目团队大概会达到近400人,在外国相继也会配备属于澎湃的摄影师。

据资深媒体人魏武挥此前的文章称,东早的澎湃,可以这么说,是上报目前所有新媒体项目中最为重视的一个,东早的邱兵,也是裘新进行上报改革转型中最为倚靠的干将之一。整个澎湃项目背后是东方报业公司,直属上海报业,与东方早报,在架构上其实是平行的关系。除原东早采编人员投入大部分精力之外,另外还新增八十余人,是一支蛮庞大的团队。

魏武挥称,澎湃的app,内容重心则以财经产经为主,政经为辅,但这个app千呼万唤未出来。推出的时间一推再推,从今年的3月到5月,现在最新一种说法是7月。之所以一直未能发布,与邱兵精益求精有关,已经推倒了几次,当下最新的版本号为0.21。澎湃app里还有一个问答区的规划,员工对用户的回答可以被视为稿件工作量。

上海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社长裘新在一次讲话中提到了对澎湃的定位,东早《澎湃The Paper》,它从一张传统报纸出发,做一个原创的、互动的、严肃的、有思想和价值观的、针对都市中高端人群的政经类新闻产品。作为中国第一个新闻问答产品,它将重点分辨事件中的真相和谣言,并将核实结果实时更新,增强社交属性和粘性,优质评论和互动会转化为内容在首页呈现。如果未来它的收入至少不亚于其所依托的一张报纸母体的广告收入,那就是一种可推广、可复制的模式。

关于对东早项目的投资额度,王国培在今年四月份的一次活动中介绍称,东方早报新媒体项目名字为"澎湃",初期投资大约三四亿元。

王国培称,我们的商业压力不是很大,因为初期已经有大约三四个亿元的投入。对于初期三四亿元的资金预算来源,王国培表示一部分来自政府,还有一部分来自财团,而目前的成本花费主要方面是在全国主要城市铺设自己的记者(这部分记者其实也要服务于东早的报纸)。最终新媒体项目澎湃成行的话,“大约需要三四百人的样子,所以现在非常缺人。” 在王国培看来,最大的创新是其核心成员持股。
来源:http://www.jizhezhan.net/sharedetail.php?id=1259
澎湃着中华的声音 - 一博 - 一博的博客! 文化点亮风采!

澎湃新闻今天全面上线。

我们是专注时政与思想的互联网产品。

网址:http://www.thepaper.cn

WAP网页:m.thepaper.cn

客户端:苹果AppStore 、各种安卓市场里,均可下载“澎湃新闻”

以下是澎湃新闻发刊辞,送给每一位在今天依然怀揣理想的人。

我心澎湃如昨

|澎湃CEO 邱兵

谨以这段文字和这个互联网产品献给我们恋恋不舍的1980年代。

1990年是那种莫名其妙的年份,有时它是80年代的终结,有时它又作为90年代的开始。谁知道呢。我只记得1990年暑假复旦大学6号楼大概就住了我一个人,那是我人生最后一个暑假,连空气里都嚼得出别离的味道。

那个夏天非常闷热,电台里每天都放着苏芮的新歌《风就是我的朋友》,可是,一直没有风。我在某一天想,大概这就是我的80年代的收尾画面了。

但是第二天那个叫GB的人出现了,他才是来压轴的。

GB也毕业了,他不是新闻系的,但因为很会写东西分配到家乡的省报。他滞留在宿舍的原因是为了送他那个叫小叶子的女朋友去美国留学。美丽而温柔的小叶子是上海女生,留着林青霞一样好看的头发。

至于同样留着长头发每天哼着崔健的GB,我完全没有看出他是凭什么成为小叶子男朋友的。这家伙什么都没有,特别是钱,包括饭菜票。他每天躺在对门他老乡那张脏兮兮的床上,读着一本叫《北方的河》的书。

GB每天都来顺两根“高乐”烟去抽。有天下午又来偷了两瓶汽水,说小叶子又来了,明天就去美国。

第二天下午GB那张脸肯定是流过很多眼泪的,不过GB说他俩已经约好奥兰多迪士尼乐园门口碰头,接头暗号“上帝保佑美国!”“毛主席万岁!”

GB还说,他把两个汽水瓶装上小石头,沉在复旦燕园的水底了,因为里面各放了一张他们写给对方的字条。

“很多年后我们再捞出来看看这个夏天我们写的话,会不会很浪漫?”GB说这话的时候象个白痴一样。

然后我就说了句不知道是好话还是坏话的真话:“浪漫个屁,估计明天就被清洁工捞走扔掉了。要我说现在就应该捞出来看看她写了些啥。”

那天晚上GB回来的时候,拎了一堆啤酒,据说小叶子临走塞给他一张百元大钞。“来,喝酒。”我非常无耻地参与了分享小叶子的馈赠。我们一人干了一瓶,这哥们就喝高了,放声大哭起来。我还没有发问,他就掏出了一张纸条。

GB,亲爱的,再见了,也许,是永远不再见了。因为我们已经离开象牙塔了。我们爱了四年,我无法确定我是爱着你,还是爱着我爱你的这些岁月。可以确定的是,我不爱一无所有。我这些日子觉得,我好需要钱啊,我甚至都不够钱买张去美国的机票。原谅我,没有勇气当面告诉你。但是,GB,你知道吗?我们真的已经离开象牙塔了。”

那个酷热的夏夜,感觉有一千九百九十只知了在我们窗口叫着,巨大的声浪里夹杂着一些无法辨别的诡异的声音,仿佛说一个宁静的年代结束了,那些嘈杂的年代即刻就要来临。

第二天我从宿醉中醒来时,对门那个长发男生已经走了。我的床头放着《北方的河》。

在这本书里,夹着燕园水底的另一张纸条。

“小叶子,亲爱的,我在你对面写这几行字,我生怕你会偷看一眼,我都会流出泪来。因为,我想,我是不会去美国的。你们都说,理想主义已经被埋葬在80年代了。可是,我去美国除了端盘子我还能做什么呢?如果我能用我学到的东西,为我的父母,为我的家人,为我的山山水水做点什么,改变些什么,你和我一定都会感到自豪的。我只拉过你的手,你还是完整的。相信我,你曾经爱过的是一个好人。”

后来,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我们的男女主人公,再后来,后来嘈杂的年代就来了。我们从理想主义来到了消费主义,来到了精致的利己主义,我们迎来了无数的主义,直到我们彻底没有了主意。暗夜里抬起头的时候,发现星空里写着,“你正位于混沌的互联网时代”。那个夏夜,回忆起来,纠缠着,像无数个世纪,而之后的24年,却短得像一个杂乱无章的夜晚。

GB,如果我没有记错,我们酩酊大醉的日子,就是今天,722号。其实我至今都不知道,燕园水最深的地方,到底有多深,你跳进水里捞出瓶子的时候,是多么滑稽的一幕。

我只知道,我心澎湃如昨。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